南京市亿莱特科技有限公司

供应:喷射器,蒸发混合器,汽水混合器,静态混合器,氨水混合器,脱硫喷射器

0511-87204858
新闻动态

拱手让出数据和市占率?蚂蚁助人行推数字人民币

发布时间:2021/5/7
  自从上市案(IPO)去年底被临时叫停以来,蚂蚁集团(Ant Group)一再面临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整改和打压。不过,据近期报载,蚂蚁这个中国最大的电子支付龙头一跃成为中国人民银行(人行)在开发数字人民币(e-CNY)技术平台的战略合作伙伴。
  两位分析人士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国官方已经跨出第一步,要蚂蚁等民营金融科技公司在技术上助攻,以顺利推出数字人民币。虽然分析人士对数字人民币前景的看法不一,但他们说,这代表中国官方企图要将科技巨头所把持的消费者数据和支付等业务逐渐“收归国有”。不过,也有部分人士认为,市场夸大了数字人民币的影响力,因为其与纸钞人民币的效力并无差异。
  台湾金融研训院金融研究所所长林士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人行虽然在推行数字货币的进程上领先全世界,但数字人民币所面临的压力和挑战并不少。
  他说,除了要先建立技术架构外,人行接下来就得在零售端,扩大商业的试点范围,以建立其生态圈和扩大民间的使用面。他认为,透过与大型零售企业的试点合作,人行才能进一步找出数字人民币在实际运作时所面临的系统安全性或商业程序等问题,并据以强化法规和监管面的措施。因此,他说,下一阶段的零售业务会是数字人民币的成败关键。
  林士杰说:“如果零售业务没有办法做好的话,事实上,数位(字)人民币是推不动的。我认为,现在官方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数位(字)人民币推出之后,没有办法得到民间的认同跟使用,那它的效益就会大打折扣。”
  换句话说,人行在技术和市场面都要靠民营企业(包括蚂蚁和大型零售业)助攻,其数字人民币才能顺利推出。但未来若数字人民币坐大,首先抢攻到的就会是蚂蚁的支付宝或腾讯的微信支付所拥有的市占率,这对蚂蚁等科技巨头来说,不是被卖了还得帮忙数钱吗?
  林士杰表示,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分占中国的电子支付市场约54%和40%的市占率,这么高的垄断率已经犯了中国官方的大忌。而且两大企业从民间所累积到的资金池之高,若联手起来,官方也担心,可能会“成为中国的第二个央行”。因此,他说,在人行的认知上,其推出官方版的数字人民币是在帮两大企业解套,是双赢。
  林士杰说:“透过我(人行)跟你(民企)的业务合作,你帮我推动数位(字)人民币,那我来帮你解决市场垄断的情况。因为,我觉得,现在这些大企业现在已经形成了自然独占的规模,它除非把业务直接关闭,否则它这个市占率根本不可能降得下来。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出现一个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来瓜分他(们)现在二分天下的市场,至少要达到三分天下的这样子的规模。”
  林士杰认为,短、中期内,因部分消费者和企业对金流隐私的重视,官方版的数字人民币要瓜分中国支付市场的难度很高。而且数字人民币也有待建立商业生态系。因此,他说,三分天下的局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目前蚂蚁和微信两大支付集团应该还不至于太担心市场份额会被轻易瓜分。
  在科技监管收紧和严打垄断的氛围下,林士杰说,中国民企为了整体的生存,两双权衡下、还是得跟官方合作。以蚂蚁为例,支付业务虽占其营收三成六,但最大宗的营收还是来自微型贷款,约占四成。而且,微贷、理财(余额宝)和保险的利润都比支付业务来得高。因此,他说,若蚂蚁拱手让出一点支付业务的市占率给官方,来换取其在微贷、理财和保险上的运营空间,这对蚂蚁来说,或者还是有利可图。
  不过,除了支付,林士杰认为,中国官方下一步应会继续瞄准民企的数据、信用、征信和信评等业务,可能以设立国企或直接入股的方式来增加科技巨头的国有化程度、甚至收归国有。
  据《金融时报》月23日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人行打算接管蚂蚁的信贷数据,并把这些数据分享给所有国有银行。”
  报道称,官方要求蚂蚁将数亿用户的消费信贷数据,转移到新成立、由人行前高层所管理的国有信贷资料公司。该公司将同时为其他金融机构提供服务,包括与蚂蚁有贷款业务竞争的国有银行。不过,据悉蚂蚁集团有所抵抗,因数据是集团最值钱的资产,可能影响到其日后上市的估值。蚂蚁甚至主张,该公司应由蚂蚁集团领军,但人行则以利益冲突为由,持反对意见。
  香港智易东方证卷有限公司行政总裁蔺常念则认为,虽然人行要靠蚂蚁的技术来发展数字人民币,但蚂蚁无从抵抗,必然要配合、并将用户的大数据拱手让给官方,因为共产党不会容许企业大到管不动。
  蔺常念对美国之音说:“监管当局已经告诉蚂蚁了,你要把大数据送给中央银行了,你不能为自己享有。那就是,天大地大不过共产党大。”
  蔺常念说,有了数字人民币,中国这个“老大哥”时刻都可以掌握个人和企业的金流,也更容易抓捕金融犯罪者,甚至异议分子。
  他认为,基于商业银行都会配合人行,因此,未来在中国的交易很可能都要透过人行的数字人民币,其应用和市占率应该可期。蔺常念还说,数字人民币未来会推展至境外,代表中国“去美元化”的一个进程,例如,中国未来与伊朗、俄罗斯的交易都可以使用数位人民币,不再使用美元,也可以绕过美元所主导的国际清算机制。
  不过,美奇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J Capital Research)共同创办人和研究部负责人杨思安(Anne Stevenson-Yang)认为,市场过分夸大了数字人民币的影响力。
  杨思安向美国之音表示:“我认为,太多人放错重点,以为数字人民币是截然不同的货币或夸大其竞争性。我认为,数字人民币和(实体)人民币并无不同。虽然中国一再宣示要开放资本帐,但目前人民币在国际的流通率过低,只占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支付币值的2%,这是因为,中国根本不想让(人民币)在国际上流通。”
  杨思安说,数字货币已是全球的趋势,因为各国使用纸钞的比例已经越来越少了。她认为,中国人行推出数字人民币的目的着重在于金融监管,而非与民企或美元等其他货币竞争。她还说,未来数字人民币只会扮演引擎和后台的角色,因此,大部分消费者感受不到太多的变革,因为他们使用的前台还是支付宝或微信支付等平台,虽然人行会要求两大平台透过其数字人民币来结算。对电商而言,多一种支付系统,也不是件坏事,她说。
  杨思安还说,蚂蚁已有国企股东,收归国有不是重点,而且蚂蚁和腾讯两大公司投入了相当多的资源和金钱在支付平台上,但支付业务利润不高,两大公司也还未开发其所拥有的数据资料,或从中获利。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为太空观光飞行设定日期